• 操盘手揭秘配资市场存亡劫
  • 发布时间:2018-11-10 21:20 | 作者:股票配资网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1200 次
  • 对于一些小型配资公司而言,股灾之后的清理风暴意味着生意的结束,而对一些中大型的配资公司而言,其尚未退出的存量资金体量仍旧颇大,他们正在为这些资金寻找一个更好的出路而焦虑。

      股市风暴正在过去,对配资公司来说,这个行业的冰冻期似乎并未停止。由于证监会对HOMS等场外配资系统的专项核查并未终结,这使得配资公司的资金始终处于断流状态。对于一些小型配资公司而言,股灾之后的清理风暴意味着生意的结束,而对一些中大型的配资公司而言,其尚未退出的存量资金体量仍旧颇大,他们正在为这些资金寻找一个更好的出路而焦虑。

      周文是南方一家配资公司的重庆负责人,这家公司2014年年底正式组建,不久便成为配资行业的一匹黑马,在峰值时其配资规模逾百亿元。虽然其公司曾命悬一线,但随着本周“某银行重启了股票二级市场配资业务”的传言,周文表示自己又看到了一丝曙光。

      疯狂吸金

      信托公司将股票配资型的产品设计成单一信托,通过银行渠道募资,然后再由信托公司将资金交由配资公司使用。向金主承诺年化收益可达到50%以上。

      资金来自伞形信托

      从今年4月份开始,周文一直在努力为公司寻找金主(配资公司的募资对象)。彼时的股市一路狂奔,所有人对于大盘指数摸高充满信心。场外配资业务也因此达到一个历史高潮,周文的配资公司为扩大业务规模,不仅努力开拓配资销售通道,还努力募集可以用来配资的资金。

      周文所在的配资公司的资金来源主要为银行资金,而周文寻找的金主则扮演了火种的角色,金主的资金用于发行信托产品的种子资金,然后由信托公司从银行获得资金。

      周文称,当初之所以从银行获得资金的速度和规模增长都非常快,那是因为信托公司无需担心刚性兑付压力,信托产品的每个子单元都形成了“劣后+优先”的产品结构,通常是由配资公司作为劣后方提供一定比例的保证金,信托公司才肯发行信托产品,借道银行渠道向投资者出售优先份额完成募资。周文解释说,劣后意味着承担风险在前,获取收益在后,信托产品一旦发生损失,则优先保障银行资金的收益和本金安全,之后才轮到劣后资金的权益。

      在股市的疯牛阶段,信托产品的劣后与优先比达到了1:3。周文解释说,这意味着该产品净值亏损25%以上,才有可能发生优先资金(信托产品资金)损失。而一般来说,由于采用了HOMS系统,信托公司一旦发现产品净值发生了10%左右的亏损,就会触碰警戒或清盘线。

      实际上在这个模式里,银行资金始终处于一个高度安全的情况,这也是为什么只要有劣后资金作保障,这种伞形信托产品一直被投资者追捧的原因。周文说,对于配资公司而言,模式一旦确立,那么竞争格局下,同行业之间比拼的就是规模。

      “规模取决于配资公司能够拿出多少劣后资金,去向银行争取发行信托产品”,周文称,对于配资公司而言,依靠自有资金收取费用来滚动发展显然不适应于匆匆而至的牛市,于是他们想到了从民间募集劣后资金。

      反复开伞的奥妙

      在牛市期间募资并不算一件简单的事情,周文的公司想到了一招,他们内部称之为金融创新。

      现在回头检视这种所谓的金融创新,其实也不过是在监管边缘的灰色地带进行腾挪。周文称,民间资本参与进来做劣后资金,学炒股,其最大的门槛还不是收益,而是如何让金主们放心把自己的钱用来做伞形信托的劣后。而在单一信托产品里,这个风险始终是无法规避的,因为产品净值一旦受损,势必会发生劣后风险。

      “创新”的点子被设计出来,即反复开伞。一位曾经参与过周文公司推介会的重庆本地企业家透露了这种模式的内容。一个参与的金主拿出1000万元劣后资金,由信托公司配比3000万元之后,发起一个规模为4000万元的信托产品。在这一步,所有操作和单一信托无异。

      奥妙在接下来的配资过程,配资杠杆一般为1:4,这个产品交给配资批发商之后,配资客如果要使用4000万元的资金,将缴纳1000万元的保证金。这1000万元的保证金将回到配资公司的账户。

      也就是说,金主拿出1000万元劣后发行产品进入配资通道后,将有1000万元的保证金回笼。这1000万元的保证金则被用于再次开伞,成为新一把伞的劣后资金。如此反复开伞—回笼—开伞,金主初始的1000万元资金,最终会演变出近百倍的配资规模。

      高收益吸引金主加入

      这个理论模型最初被证实安全可控,因为在股市正常震荡的情况下,金主的初始资金始终躲在层层新开的伞之后,一般很难被击穿。

  • 相关内容